江苏快三

                                              来源:江苏快三
                                              发稿时间:2020-08-14 09:36:10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美军支持的美金,美金需要的美制,美制需要配套的美言,这“四美”,其实等于美国对所有拒不认同、拒不屈从的国家有降维打击的能力。原来在中国人民币没有形成一篮子货币的汇率体系之前,我们是咬住美元的,整个1990年代一直到新世纪前十年,我们是紧盯美元汇率。美国的金融当局成为世界的中央银行,凡属于紧盯美元汇率的,都得跟着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来做调整。我们也都知道,美军制定的作战方案,几乎是世界上都必须要跟从学习的。因为它代表世界上最先进的水平。美军支持美金,美金要求美制,世界各国都得按照美国的制度体系来改变自己,当然世界都接受美国的话语体系,这个过程实际上对个所有想要不跟从,想要维持自己一点独立利益的国家来说,都会意味着重大的危机。

                                              老冷战和新冷战之间的最大差别是什么呢?老冷战是资本主义在产业资本阶段因产业资本的在地化,而产生的国家与国家之间边界清晰为特征的冲突。老冷战被当年的参与者们说成是一个世界两个体系,美国和西欧以及日本所代表的是西方自由资本主义,也被叫做自由主义体系;而苏联和东欧国家,一段时期内也包括中国,被叫做社会主义体系。当苏联解体,特别是苏联东欧整体衰败之后,世界进入后冷战时期,逐渐变成一个世界一个体系。为什么?因为西方在冷战后期就开始把产业资本,一般是制造业,大量向发展中国家转移,随后又整合了苏东国家的非货币化产业经济,逐步形成了产业链全球化的垂直分工体系。西方的跨国公司在产业转移和货币化其他国家实体资源的过程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

                                              但美国表面上并不这么说,明明是资本利益冲突,它非要制造很多意识形态的说法,诸如文明冲突论啊、自由世界对抗独裁专制啊,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到中国的头上。中国对此有任何应对吗?没有。因为美制、美言在我们这里大行其道,以致中国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制度准备和话语准备来应对现在这样一种非理性的新冷战挑战。甚至,比如说当我们把这些问题提出来的时候,还有些人说你们怎么敢提新冷战。那意思好像就是说,你这样提就会导致友邦惊诧了。

                                              冷战时代面对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人类面对的非理性斗争。无论是旧冷战还是后冷战,还是新冷战,只要是冷战,就一定不会再有我们大家习惯的那些理性思维。比如说,最近大家看到美国突然挑衅关闭中国驻休斯顿领事馆。领事馆被视为中国的领土,美国警察无权进入,外交人员有外交豁免权,所有这些国际规则都被美国粗暴地打破了。类似这些,看似无厘头,但其实是冷战中很常见的事态。用一般的理性几乎无法理解,一个正常的国家怎么会采取这么粗暴的、近乎无赖的手段来对待其它国家的外交人员。

                                              从政治角度来说,如果这些措施伴随着局部军事冲突,比如南海冲突或台海冲突等突,一旦冲突同时发生,那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整个西方连同政治制裁、经济制裁以及金融制裁一起上。在那种情况下,对中国来说,直接损失是什么?一旦进入政治经济军事的全面制裁,中国在西方所有的投资,包括在美国国债市场的投资,都会被扣下。意味着,美国可以这种手段直接占有大量中国在海外的资产,同时赖掉对中国的欠债。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人,我们在美国至少有一万亿美元的国债市场投资。这就像我们说的,打垮了苏东体系之后,美国和欧洲的各种金融资本,大大收割了一波苏东国家实体资产的韭菜。

                                              当大量发展中国家都开始接受西方投资的时候,就给了西方金融资本经济一个空前的扩张空间。正好中国处于一个要素价格的低谷,因为前几十年为了国家工业资本的原始积累,人为压低了劳动力的价格,大家拿的工资都很低。记得1970年代的时候,我那时是全民所有制的职工,工资只有30块钱;更早之前我当兵的时候,第一年只拿6块钱,第二年7块钱,第三年8块钱。那时候普遍低工资,且农民得到的分配也是非常有限的。整个国家把所有的劳动者所创造的剩余,由国家占有了之后,直接用于扩大再生产。

                                              各种推演都很清楚,并不是什么阴谋论。所以客观来看,中国现在所面临的挑战局面是非常严峻的。自从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中国所采取的这些措施,尽管让整个上半年经济下降幅度并不大,特别是第二季度还有增长,形势似乎是有利的,但请大家注意,二季度的复工复产是在什么模式下做的呢?基本上还是按照原来的全球化路径继续推行,仍是按照过去粗放的数量增长。因为急于复工复产,否则就要大量失业,还有很多企业要倒闭。

                                              谢谢主持人的介绍。我先给大家做一个解释,讲一讲这个题目,什么叫做新冷战。当然,新冷战相对于老冷战而言,我们把西方帝国主义热战之后,相对而言没有大规模热战、不是世界大战的期间,但又具有战争性质的对抗形式叫做冷战。冷战起源于二战后,我们把冷战分为三个阶段:老冷战是美国对苏联,或者叫资本主义阵营对社会主义阵营;后冷战是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解体之后,形成的美国单极霸权推动的金融资本全球化。而新冷战则是美国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特别是最近这几年,针对中国所发起的对抗性形态。

                                              视频中,詹顺舟说:“和老板们搞着搞成勾肩搭背,成了受他驱使的奴隶了,自己当了金钱的俘虏了。那个时候,你的这种所谓的底线,所谓的红线,就崩溃了。”

                                              老冷战时期中国不是主要矛盾一方,那时的主要矛盾是美苏。到后冷战时期中国仍然不是主要矛盾,因为大量的金融资本主导的跨国集团,正在中国攻城略地大量获取财富,所以这时候中国是贡献者,向西方金融资本贡献了大量的剩余。主要矛盾发生在苏东解体后冲进去大割韭菜的美元集团和欧元集团之间。割了苏东韭菜之后,美元集团和欧元集团就构成了所谓后冷战时期的主要矛盾的两个方面,当然美元是主要方面,欧元是非主要方面。在这个阶段,欧元并不具有足够的竞争实力。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这个阶段,当美元把欧元打压得差不多了,欧元基本上不能占主导地位了,在世界结算和储备货币中,欧元所占比例顶多也就和原来德国马克、法国法郎、意大利里拉、西班牙比塞塔、瑞典克朗、瑞士法郎等所有加总所占的比例差不多,也就是20%到30%的样子,没有明显地突破。